委内瑞拉总统不好当 | 面孔

08-20 08:58 首页 南方人物周刊

2015年12月6日,委内瑞拉举行全国代表大会选举。在新一届议会167个议席中,反对派民主团结联盟取得112席,而马杜罗所在的委内瑞拉执政党统一社会主义党仅仅取得55席,沦为少数。赢得议会选举后的反对党联盟在2016年发动了罢黜马杜罗总统职务的全民公投,虽然公投最终因提交的签名造假而被中止,但此事严重损害了马杜罗的威信。近一年多来,伴随着食品供应等民生问题的恶化,反对派组织的抗议游行愈演愈烈,已造成上百人死亡



 


由于个人经历的薄弱,加上个性的因素,马杜罗不可能拥有查韦斯那样的个人魅力和政治资源。事实上,这也是所有强人的接班人的宿命




自2013年3月查韦斯去世以来,南美国家委内瑞拉陷入了严重的经济危机和政治动荡中,关于该国的新闻基本全都是物价飞涨、商品短缺、抗议游行等坏消息。


近日,特朗普“不排除军事干涉委内瑞拉可能性”的言论,更是一石激起千层浪,让人担心查韦斯的继承人、现任总统马杜罗的统治还能维持多久?


查韦斯在1999年到2013年间担任委内瑞拉总统,因为一系列特立独行的做法和激进的反美言论而广为人知,被认为是拉美左翼的一面旗帜。


他统治的核心密码是民粹,他削弱议会和行政官僚体系的权力,经常直接将法案交付全民表决,让人民感觉权力是掌握在自己手中,但由于抽象的“人民”无法行使监督的权力,客观上使得查韦斯大权独揽。在经济上,他动辄没收外国资本,随意变更早已定好的投资分成比例,强制拆分大农场,使得外来投资大幅减少,这不但拖累了委内瑞拉的经济增长率,更使得超市里几乎没有不缺货的食物,查韦斯则将这种状况归罪于商人的“囤积”与“道德败坏”。


应该说,查韦斯执政的14年里,有大量破坏市场经济规则的行为,委内瑞拉今天的困境,他是真正的始作俑者。但无论如何,他赢得了四次总统选举,驾驭住了局面,并至死都享有巨大的声望,这里面有两个至关重要的因素:一是查韦斯的个人魅力;二是国际油价的坚挺。


拉美文化的主流是一种浪漫、狂放、充满激情的情感主义,一切全凭感觉和一时冲动,而查韦斯的种种做派——对“无良”商家的批判、对底层民众的关心、时常呼喊反美口号——契合了委内瑞拉乃至整个拉美社会的心理需要。二是查韦斯赶上了好时候,委内瑞拉的经济高度依赖石油,而国际油价在2003年突破30美元后一路狂飚,最高时接近150美元,到他去世前,国际油价仍然稳定在100美元左右,这就为他的改革提供了充足的经济基础,公费医疗等一系列惠民和补贴措施,让下层民众成了他的“铁粉”。


但马杜罗接替查韦斯上任后,这两个有利条件全都不存在了。马杜罗从政前是一名公交司机,在2002年查韦斯被短暂监禁期间救驾有功,开始迅速得到提拔和重用,而其接班人地位,更是在2012年查韦斯癌症复发后才确立下来的。


由于个人经历的薄弱,加上个性的因素,马杜罗不可能拥有查韦斯那样的个人魅力和政治资源。事实上,这也是所有强人的接班人的宿命。


更糟糕的是,国际油价从2014年中开始急速下落,此后一直在50美元左右徘徊至今,这直接导致委内瑞拉国内生产总值从2014年开始负增长,2016年更下降达9.7%,查韦斯时代的高福利已经难以为继。而在经济政策上,马杜罗基本上是对查韦斯萧规曹随,继续随意没收征用、打击投资的做法,其结果必然是市场供应不足、百业凋敝。


既没有个人魅力让民众忘记现实的痛苦,也无法用金钱和好处收买民心,马杜罗陷入了疲于奔命、无计可施的局面中,反对派也乘机活跃起来,开始频频向马杜罗发起攻击。


为了解决这一问题,7月30日,委内瑞拉举行制宪大会选举,8月4日制宪大会正式成立,马杜罗政府希望通过重新制定宪法,解除反对派占多数的议会的权力,但选举遭到反对派的坚决抵制,认为其严重违宪。


国际上的反应也很强烈,8月8日,美洲国家外长会议在秘鲁首都利马举行,与会17国外长及代表在会议声明中一致谴责马杜罗政府“中断民主秩序”,表示不承认委内瑞拉制宪大会的合法性,支持通过民主选举产生的委内瑞拉国民议会。


这就是特朗普对委内瑞拉发出战争威胁的背景。考虑到特朗普目前焦头烂额的处境,开战多半也是说说而已,但福祸自招,马杜罗急于求成、罔顾宪法的做法,把自己推入到内外交困的劲敌。他能否平安完成剩下的一年半总统任期,是一个巨大的未知数。


本文首发于南方人物周总第523期

文 赵灵敏

编辑 孙凌宇


首页 - 南方人物周刊 的更多文章: